SWIFT系统是什么?是金融核弹?

什么是SWIFT?全球两大清算体系之一
SWIFT成立于1973年,全称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总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非营利性的合作组织,负责管理SWIFT系统,为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企业提供安全的金融信息传输服务。
SWIFT与CHIPS(全称“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并称为全球两大清算体系,后者由美国为主导。
也就是说,全球各国的众多金融机构,国家间的标准又存在差异,国内金融机构与国外金融机构进行交易时,需要一个畅通的渠道,而SWIFT就是目前国际上传递金融信息的一个主要渠道。
被称为“金融核弹” SWIFT有多厉害
最新数据显示,SWIFT的报文传送平台、产品和服务对接了全球超过11,000家银行、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一份官方声明中,SWIFT表示,自身为中立的全球合作组织,其成立和运营是为了200个国家的11000万多家机构的集体利益,并且,SWIFT作为具有系统性全球特征的公用事业公司,也无权制裁决定,也不会因政治压力而单方面将机构与SWIFT系统断开连接。同时,作为一家比利时实体,SWIFT将完全遵守所适用的欧盟和比利时法律法规,包括欧盟制裁法律法规。
但一直以来,SWIFT是公认的“金融核弹”,把俄罗斯逐出SWIFT系统将是最严厉的金融措施之一。
据悉,SWIFT分别在2004年、2014年和2021年,先后拒绝过部分机构、利益团体、政客,关于将缅甸、俄罗斯、以色列以及白俄罗斯金融机构踢出SWIFT系统的请求。
但SWIFT也并非能时时刻刻保持中立,也曾经根据多方要求对多个国家或地区进行制裁。
例如,2012年、2018年,SWIFT就两次切断了受欧盟制裁的伊朗金融机构与SWIFT系统间的联系,不再为受欧盟制裁的伊朗金融机构提供金融信息传输服务。伊朗经济、金融活动受到了显著影响,从贸易角度来看,与金融制裁之前的2011年相比,2019年的伊朗-欧盟双边贸易规模下降了85%。
SWIFT禁令不止伤害俄 还影响美元霸权。

2022年2月26日,美欧对俄罗斯使出制裁“杀手锏”。美国白宫发表声明表示,为应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采取军事行动,美国与欧盟委员会、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领导人决定将部分俄罗斯银行排除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支付系统之外,并对俄罗斯央行实施限制措施,以防其部署国际储备削弱制裁措施造成的影响。
根据几国共同发表的联合声明,最新的制裁手段将确保切断俄罗斯银行与国际金融体系的联系,“损害它们在全球经营的能力”。这意味着俄罗斯银行将无法与境外银行进行安全有效的沟通。
在俄乌开战后,“将俄罗斯排除在SWIFT之外”成为了西方各国热烈讨论的制裁手段,但由于这一“金融核弹”的威力太大,所以迟迟未能达成一致。现在,制裁“杀手锏”使出后,将切断俄罗斯金融机构与SWIFT系统之间的联系,实际上就切断了俄罗斯金融机构与全球银行系统间的联系。如一家金融机构无法使用SWIFT系统,则其基本上无法进行跨境收付款,进而影响到国际贸易。


将俄罗斯从SWIFT中排除出去将产生重大的经济影响。当美国在2014年考虑将俄罗斯从该金融平台上赶走时,俄罗斯前财政部长阿列克谢·库德林估计,如果没有SWIFT,俄罗斯的GDP将在一年内萎缩5%,而时任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将此举比作“宣战”。
针对此次俄乌之战,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前几日曾表示,如果将俄罗斯排除在SWIFT之外,会对俄罗斯经济造成损害。普通的交易将需要在银行之间直接进行,或者通过新的系统进行,会增加成本并造成延误。
根据《金融时报》引用的数据,2020年SWIFT交易份额中有1.5%来自俄罗斯。《金融时报》曾表示,SWIFT禁令将损害俄罗斯从占该国收入40%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中获利的能力。
而且,美国政府担心,禁令对其盟友造成的伤害可能跟对俄罗斯企业造成的伤害一样大。俄罗斯是外国制成品的大买家,尤其是来自荷兰和德国的制成品。俄罗斯是欧盟原油、天然气和固体燃料的主要供应国,欧洲国家可能会发现很难找到替代供应国。将俄罗斯逐出SWIFT将损害欧盟在进口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时所需的支付能力,有高管向《金融时报》表示,这种行为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表示,由于欧洲的大部分能源供应来自于俄罗斯,短期内无法改变这个格局。一旦切断SWIFT,会将俄排除在大多数国际金融交易之外,俄罗斯将无法与多数欧洲国家进行能源结算,欧洲与俄罗斯的能源交易只能去美元化,因此,如果动了SWIFT ,那将是美元霸权瓦解的开始。
俄罗斯会如何进行金融反击?
其实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面对美国和同盟国启动的金融制裁,俄罗斯就建设了自己的金融信息交换系统,2018年起俄罗斯全面开启“去美元化”、并自建国际支付系统。
早在2014年,俄罗斯就为本国银行和外国银行设计了一套独立于西方金融信息系统之外的SPFS。缺陷是SPFS系统的用户数量远远无法和SWIFT相比。截至2021年11月10日,spfs系统仅有400个使用者。spfs系统的使用者主要为俄罗斯的银行,还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瑞士等国的23家银行。但有准备总比无准备要好,说明俄罗斯早已预料到最坏局面。俄罗斯前总统梅德韦杰夫就曾表示,虽然没有SWIFT会带来困难,但并不是一场灾难。
2021年4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再次表示,俄方与外国伙伴在结算“去美元化”、放弃使用西方控制的swift支付系统的工作方向协作前景广阔。“我们认为必须就降低制裁风险、减少经营者潜在成本加强努力。这包括旨在实现国民经济逐渐‘去美元化’、改用本币或其他非美元货币结算、放弃使用西方控制的国际支付系统等目标的措施。”
研究经济制裁风险防范体系建设课题的专家孙才华表示,swift系统虽然表面上是一个金融信息传输平台,但背后却是美国、欧盟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美国和欧盟金融制裁的威力根源于美元和欧元在全球经济、金融领域的主导地位。因此,对于美国、欧盟的主要敌人或竞争对手而言,有效应对美国和欧盟的金融制裁,仅仅复制、替代swift系统是远远不够的。
上游新闻综合报道

京ICP备11047313号-19 彩虹岛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