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赚钱博客

163 views
3月 11 2021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转自头条:https://www.toutiao.com/i6938038504559870478/
宁波,自古就是富庶之地。强劲的经济实力,催生出许多富豪。
这座城市的面积只占全国陆域面积的0.1%,而GDP却占到全国1.2%。根据2020年胡润财富报告,宁波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家庭有4350户,数量居全国第七。
2020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中,由于宁波籍富豪丁磊居住在杭州,公司总部在广州,因此,马建荣家族问鼎宁波首富。截至2021年3月10日,在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上,马建荣家族以800亿元身家位列第175位。
相比起丁磊与网易,可能很多人对马建荣及其身后的公司申洲国际比较陌生,但这家公司其实是全球服装代工巨头企业,耐克、阿迪、优衣库、彪马等都是公司大客户。
一般来说,代工附加值低,利润也相对较低。但申洲国际作为代工厂,净利率几乎是耐克的两倍。2011年2月28日以来,10年间,公司股价上涨将近23倍,比腾讯控股的涨幅还高。
申洲国际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宁波首富又有着怎样的财富密码?
01 从学徒到宁波首富
宁波这座城市,与纺织服装行业有着很深的渊源。
清末民初,宁波是最早与外国通商的城市之一。当时,很多外国人开始在宁波生活,这些外国人被当地人称为“红毛”,给外国人做衣服的裁缝也因此被称为“红帮裁缝”。
宁波本就人多地少,许多宁波人有到邻近的上海谋生的习惯。精明的宁波裁缝不仅在上海打响了“红帮裁缝”的名号,甚至活跃到日本、俄罗斯等地。
中国第一套西服、第一套中山装、第一家西服店,都是宁波“红帮裁缝”制作或创办的。
纺织服装虽是我国传统行业,但从全球贸易和产业转移的角度看,我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发展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在此之前,全球纺织服装行业的中心在欧美、日本。一个直观的数据是,直到上世纪50年代,美、英、德、法四国纺织品贸易占据全球一半以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欧美、日本等地的纺织服装行业开始向我国这样劳动力更廉价的地区转移,宁波的纺织服装行业也开始发展。
1979年,宁波成立了一家名叫青春服装厂的公司,知青返乡的李如成被安置在工厂。之后,他带领这家工厂成了如今的雅戈尔。
青春服装厂成立10年后,退伍军人郑永刚成立了杉杉品牌。巅峰时,杉杉和雅戈尔占据着我国西服的半壁江山。
当雅戈尔、杉杉忙着建造自己的服装品牌时,宁波北仑区政府为了缓解当地新增市民就业问题,牵头和上海针织二十厂、外商投资三方筹建了宁波申洲织造有限公司。
跟同乡的雅戈尔、杉杉不同,申洲织造不做自己的品牌,而是给其他品牌代工。
上海针织二十厂主管技术的副厂长马宝兴,应邀到申洲织造做副总经理。不同于李如成等人的半路出家,当时的马宝兴已经在纺织行业颇有名气。
他13岁开始在上海一家纺织厂做学徒,后来因为表现优异还被派往日本学习。70年代,马宝兴还帮助上海纺织行业解决了棉毛衫松弛和缩水的问题。
马宝兴的儿子马建荣,不爱学习,13岁开始就跟着父亲在纺织厂做“童工”。马建荣和妹妹都在农村长大,由于是农村户口,所以当不了工人。帮忙组建申洲织造,马宝兴提出的唯一要求是解决儿女的城镇户口问题。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马建荣
就这样,1990年,马宝兴举家搬迁到宁波,马建荣也跟着父亲在申洲织造工作,马家父子二人的纺织事业徐徐开幕。
申洲织造刚成立时,没钱,没订单,也没技术工人。据《北仑新区特刊》报道,当时马宝兴拎着包在全市各地融资。他还把上海针织二十厂的技术人员请来帮忙培训工人。
钱、人的问题逐个解决之后,马宝兴看准了中高端市场。当时,国内的纺织行业比较低端,他利用自己在日本学习的经历,开发了日本做婴儿服装的客户。
在马家父子的努力下,申洲织造渐渐步入正轨。1997年,公司迎来转折点。马家父子逐步买下其他股东控制权,将申洲织造变成了自家企业,同时马建荣代替父亲,成为公司掌舵人。
2005年,申洲国际在港股上市。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马建荣接管公司时,申洲织造的产值只有1亿元左右。如今,申洲国际年收入超过220亿元,成为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超级服装代工厂。截至2021年3月10日,其市值2354亿港元,比吉利汽车、中国电信、碧桂园还高。
马建荣家族也因合计持有申洲国际近一半股权,问鼎宁波首富。
02 超级代工厂
从马宝兴拿下日本婴儿服装订单开始,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日本是申洲国际最重要的市场。
不过,最开始和日本客户合作时,申洲国际的进展也不顺利。
1992年,公司刚刚步入正轨,马建荣到日本拜访客户。对方把他请到吸烟室,他烟还没抽完,对方公司的人就礼貌地问他,为什么这批衣服,用普通自来水一淋就会掉色。
马建荣听完反馈,让客户把产品退回国内。他当着全场工人的面,一把火烧毁了那批衣服。对于刚成立的公司来说,那批产品的价值并不小,烧掉之后,没有第二笔银行资金贷款支持的话,工厂就要破产了。
马建荣烧衣服的举动,很像当年张瑞敏砸冰箱,公司虽然承担了损失,但足以见得对产品质量的追求与把控。对于一家公司而言,这种意识远比当下的得失重要。
也正是这种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让申洲国际拿下了优衣库这个大客户。拿下优衣库之后,日本市场的营收占比一度超过8成。
2005年,纺织品配额取消,申洲国际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所谓纺织品配额,主要是发达国家通过进口纺织品配额的手段,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纺织服装进入本国市场。2005年以前,美国、加拿大、欧盟等地都对我国的纺织品有进口配额限制。
纺织品配额取消之后,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得到快速发展。申洲国际也在2005年前后,拓展了耐克、阿迪达斯等客户。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兴业证券在研报中提到,2019年,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和彪马为申洲国际前四大客户,占公司营收比重分别为30%、22%、20%和11%。
拿下这些品牌后,申洲国际的产品结构和市场区域逐渐发生变化。2005年,休闲服还是公司最主要的产品,占据公司营收82%,之后,在公司营收占比便开始逐步下降。2010年,运动服装在公司营收中占比达到50%,首次超过休闲服装。
如今,运动类产品已经是公司最重要的产品品类。2019年,公司72%的营收都由运动类产品贡献。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在所有服装类型中,运动服饰增速较快。根据开源证券研报数据,2012年以来,运动服饰市场规模增速一直高于其他服饰市场规模增速。2019年,运动服饰市场规模同比增速比其他服饰市场高出近5个百分点。
以运动类产品为主的申洲国际,就这样站在了纺织服装行业内发展快的细分赛道。再加上,公司大客户耐克、阿迪达斯、彪马等长期维持稳定增长,作为代工厂的申洲国际,自身发展也就得到了保障。
2005年,申洲国际总营收为24.8亿元,年度利润为3.5亿元。到2019年,公司营收已经达到226.7亿元,年度利润达到49.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7%和21%。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但是,近几年,申洲国际的营收增速明显呈下降趋势,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20%、16%、8%,2020年半年报,疫情影响下更是出现负增长,为-0.38%。不过作为我国乃至亚洲最大的服装代工厂,已经形成规模效应的申洲国际,盈利能力还是不错的。
2015年至2019年,公司毛利率一直维持在30%左右,净利率则一直维持在20%左右。
这样的盈利能力是什么水平呢?我们不妨来做个对比。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晶苑国际也是一家服装代工企业,这家公司产品结构以休闲服、牛仔服和贴身内衣为主,其客户包括迅销公司(优衣库母公司)、H&M、Levi's和GAP等品牌。2019年,公司营收24.3亿元,约是申洲国际的九分之一。
2015年以来,晶苑国际净利率一直维持在5%—7%之间,远远低于申洲国际。跟同行相比,申洲国际拥有规模效应,盈利能力高似乎是理所应当的。
按照常规理解,代工属于附加值较低的产业,赚大钱的应该是品牌方。比如,手机代工厂富士康,净利率不过5%左右。
但做服装代工的申洲国际,盈利能力上打败了客户耐克。
2017年以来,耐克净利率最高的时候也就10%左右,只有申洲国际一半的水平。
近一年,资本也在疯狂追逐申洲国际。2020年3月份,申洲国际股价最低点为71港元,一年后,截至2021年3月10日,申洲国际的股价已经涨至156.5港元。公司滚动市盈率达到41.4倍,估值水平不仅秒杀同行,也几乎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申洲国际作为一家服装代工厂,其盈利能力究竟是如何练成的?
03 大举“出海”
生产一件服装,需要用棉花等原料制成纱线,再用纱线制成面料,面料再制成成衣。整个流程中,纱线产品差异相对较小,生产纱线需要设备、厂房等大额投入,所以盈利水平相对较差。
跟纱线相比,面料同样需要大量投入,但技术含量高的面料,可以获得比较高的毛利水平。成衣制造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毛利率相对较低,提高盈利能力的最主要途径是提高成衣效率。
国信证券通过比较各环节龙头企业的财务数据发现,在不考虑财务杠杆的情况下,面料和成衣两个环节的投资回报率最高。
申洲国际就是面料、成衣纵向一体化针织制造商,所以公司处在了产业链上利润率比较高的环节。
兼顾面料和成衣两个环节,不仅可以提高公司制作效率,同时,面料研发技术的提升可以提高公司在品牌面前的话语权。
一般的成衣制作公司在接到订单后都需要向面料厂定面料,面料到位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生产。申洲国际则是自己做面料研发、生产等,再用来制衣。另外,申洲国际还给耐克等大客户提供专用工厂,面料研发、设计、打样等可以一站式完成。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这样做可以节省中间环节的时间、物流等成本,从接到订单到出货,公司最快可以在15天之内完成。
对于服装企业而言,订单快速反应能力至关重要。
马建荣在接受《远方的家》采访时,曾讲了一个令他骄傲的案例:世界杯到了最后环节,眼看法国队就要夺冠了,市场对于法国队队服的需求激增。申洲国际在16个小时内,就把几万件球迷服送到了耐克上海。
效率的提升除了一体化布局外,也离不开智能化、自动化技术的应用。马建荣对于更新设备从来都很积极。2005年,申洲国际上市募集了9亿多港币,马建荣把募集来的钱全部用来升级装备。
宁波首富马建荣代工赚钱之路
2005年11月24日,申洲国际首日挂牌,马建荣
《远方的家》节目曾曝光过申洲国际的生产车间和库房,在这里,工人只要扫描二维码,AGV机器人就可以把布料送到铺布机旁边;立体仓库里每批布料都有二维码,通过这个二维码可以联网实现数字化管理。
这些技术的应用,既节省人工,又可以提高运营效率、减少面料库存。国信证券通过比较各企业成衣业务人数和成衣业务收入发现,申洲国际成衣业务人均创收水平领先同行50%—100%。
马建荣曾经自谦,自己是个“土人”,只会干纺织这一件事。
同乡企业中,雅戈尔和杉杉集团在服装行业赚了钱后,早已做起了多元化,进军其他行业。申洲国际却一直坚守主业,哪怕近年来纺织行业并不景气。
马建荣曾说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自己也很慌,考虑过要不要投资别的行业。但经过市场调研,他认为,我国在纺织服装行业的优势并未完全消失,于是还在这个行业里寻找新的突破。
2010年前后,申洲国际开始向下游发展,创办了一个叫做“马威”的自主服装品牌。不过,跟代工业务相比,零售业务赚钱能力并不强,还一直拉低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2016年,申洲国际把负责“马威”品牌的子公司49%的股权卖给了老乡丁磊的网易。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已经彻底放弃零售业务。
自建品牌时,申洲国际自身代工业务也在经受压力。劳动力等资源价格上涨,是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2012年,公司还出现营收、净利润都止步不前的局面。马建荣的选择是,顺应整个纺织服装行业向东南亚转移的趋势,在越南、柬埔寨等生产成本更低的地区不断建厂。
目前,公司在越南拥有德利面料生产基地,在越南、柬埔寨拥有多个成衣工厂。根据天风证券统计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越南面料基地占公司面料产能的一半;成衣方面,越南和柬埔寨的工厂也占总产能三分之一左右。
2016年至2019年,中国大陆地区员工人数占比从69%下降至57%;对应的越南地区员工人数占比从16%提升至29%。
2020年以来,申洲国际还在加快越南、柬埔寨的产能投放。不得不说,申洲国际是一家很会顺应潮流,审时度势的公司。
参考资料:《13岁辍学当学徒,而今他掌舵市值700亿的中国纺织龙头|校友故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作者|齐敏倩,编辑|刘肖迎)

Written by moneyslow.com

moneyslow.com真棒!


京ICP备11047313号-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