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谜题分析之“莅阳长公主“

《琅琊榜》谜题分析之“莅阳长公主“

莅阳这位悲剧性的女性,敢于和时代抗争,与皇权抗争来换取自己爱情的自由已难能可贵,但是她失败了;她曾经是那么的刚烈性情豪气冲天不可一世,但是她还是认命了。

莅阳、古琴、宇文霖

莅阳先是和南楚质子宇文霖有染,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以此你就以古代女子的贞洁问题去看待一个公主,那么景宁公主和那个关震是不是也是奸夫淫妇了?那么大家如何看待历朝历代的公主们呢?后宫本身就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里面的侮障淫秽本不屑多说。公主下嫁给某男不出一年就把驸马给玩死再改嫁的事情也司空见惯,何况她们婚前就已不是处子也不是稀罕事,太平公主玩过多少男人估计你数也数不清,又何以古代女子的贞洁观念去看待呢?公主玩男人,这不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而是贵族的特权。况且,莅阳和质子的相爱,以莅阳的性格,也并非不是真心的,真心相爱何来有罪?

莅阳为什么会爱上宇文霖?

原因在于那把古琴:

(原文)此时早就侍女过来抱琴设座,萧景睿一眼认出那是母亲极为珍爱的一把古琴,平时连孩子们都不许轻碰,今天居然会拿出来给一个陌生女子演奏,可见她确实非常爱重宫羽的乐艺。

而身为乐者,宫羽虽然不清楚莅阳公主素日是何等爱护此琴,但却比萧景睿更能品鉴出此琴之珍贵,以至于她坐下细看了两眼后,竟然又重新站起来,向长公主屈膝行礼。

莅阳长公主面上表情仍然清冷,不过只看她微微欠身回应,就已表明这位尊贵的皇妹对待宫羽实在是礼遇之极,令一向知道她性情的谢玉都不禁略显讶然。

重新落坐后,宫羽缓缓抬手,试了几个音,果然是金声玉振,非同凡响。紧接着玉指轻捻,流出婉妙华音,识律之人一听,便知是名曲《凤求凰》。一般乐者演曲,多要配合场合,不过对于宫羽这般大家,自然无人计较这个。因此尽管她是在寿宴之上演此绮情丽曲,却并无突兀之感,曲中凤兮凤兮,四海求凰,愿从我栖,比翼邀翔之意,竟如同潇湘腻水,触人情肠,一曲未罢,已有数人神思恍惚。

谢玉虽书读的不少,但对于音律却只是粗识,尽管也觉得琴音悦耳华艳,终不能解其真妙。只是转头见妻子眉宇幽幽,眸中似有泪光闪动,心中有些不快。

"极为珍爱"的一把琴,平时连孩子们"碰都不许碰"!为什么如此珍贵?因为这把琴,是当年的情郎宇文霖所赠,是定情信物!

而一曲"凤兮凤兮,四海求凰,愿从我栖,比翼邀翔"竟使一向稳重善于隐忍的长公主"眉宇幽幽,眸中似有泪光闪动"

因为这首《凤求凰》,正是当年倜傥才子拨弄了伊人心弦,如醉如痴般深陷于孽缘中不可自拔的引魂玉!

莅阳、谢玉、皇太后

谢玉是什么人?

"芝兰玉树"的美男子。

莅阳长公主是什么人?

利落爽朗、性烈如火、倾国倾城的美人公主。

(原文)京里稍微有一点年岁的人,都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先皇下嫁爱女时轰动全城的盛况。那高倨于迎凤楼上俯视平民的新婚夫妇,简直就是英雄美人四个字最直观的诠释。二十六年时光荏苒,两人恩爱依然,互敬互重,膝下三男一女,皆是知书达礼的孩子,在众人的眼中,这绝对是堪称最完美的家庭典范。

原本按皇室惯例,莅阳公主与谢玉成亲后,应是由谢玉移居到公主府,外人对他以"驸马"而非"侯爷"相称。但由于公主本人的意愿,加之先皇太后都认为不应让女儿在婆家高高在上,反而享受不到天伦之乐,故而特准公主移居宁国侯府,在府内与公婆以家礼相处,加之公主生性贤良,为人端庄敦厚,命令下人只要是在侯府之内,统统以"夫人"称呼她,对她自己带来的宫人,更是严加拘管。后来谢玉战功日著,在朝中越发的显贵,公主又时时刻意低调,朝野上下渐渐便习惯了将两人的关系视为"侯爷""侯爵夫人",而不是原本应该的"公主""驸马"

然而真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样吗?这表面的光鲜只是深刻了背后的阴暗晦涩。

这位曾经是骄傲刚烈的公主,又是贤良淑德的妻子,一位慈祥仁爱的母亲,以她的高尚品德,掩盖了谢玉一生的虚伪、卑劣、丑恶、自私和贪婪。

莅阳下嫁给谢玉,表面上是皇太后指使的,但实际上可能并非太后所愿。为什么?

因为太后有把柄在谢玉手里。

谢玉有什么把柄?

因为谢玉发现了一个秘密:莅阳和南楚质子的秘密。

为什么谢玉会发现公主的秘密而不是其他人?

因为谢玉爱慕长公主,所以长公主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他都特别关注,私下跟踪。

毕竟婚前性行为对于一位公主来说,实在是有辱国体和皇家颜面的。既然谢玉发现了,密告给太后,为了掩盖丑事,太后只有两种选择:

1、杀谢玉灭口;

2、答应他开出的条件。

但是太后是杀不了谢玉的,因为:

1、难保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2、太后根本不能杀死谢玉。

那么为了掩饰这件丑事,只有一种选择,就是:答应谢玉的条件,把莅阳嫁给他。

因为只有谢玉娶了长公主,才可能把这个秘密变成永远的秘密。谁也不会跑去跟别人乱说:"我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吧?更何况,这是一顶粘着头的绿帽子的时候,想摘掉可是要掉脑袋的。

娶了长公主能够给谢玉带来多大利益就不用多说了。

然而以莅阳的性格,再加上另有所爱,根本不可能答应这么亲事,说不定还会把私通之事抖露出来,莅阳以死表志,这是太后和谢玉都不想要的结果。

那么能够逼长公主就范就只有用情丝绕这种手段了。

小说里也说明了:情丝绕这种酒,女子喝了后意志恍惚,会把眼前男人看成是自己的心上人,主动投怀送抱。

那么好了,即使醒了之后发现被迷奸了,莅阳能怎么办?

她到皇帝哥哥那边去告状?

告谁?

告太后?

疯了吧?

以什么理由有什么证据?

情丝绕!?

谁能证明你喝了情丝绕?

诽谤皇族那可是重罪!更何况那是皇帝他娘!那么说酒后失态,然后主动投怀送抱,什么原因?

她能说是吧谢玉当成质子吗?不能!

告谢玉?

你怎么告?

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怪得人家谢玉?

可怜的莅阳公主一觉醒来一头的问号,然而为时已晚!

与南楚质子相爱本就铸成大错,现在已是大错特错!

《琅琊榜》谜题分析之“莅阳长公主“

《琅琊榜》谜题分析之“莅阳长公主“

莅阳、霓凰、情丝绕

莅阳为什么会知道霓凰有危险?

霓凰作为南境十万铁骑的统帅,对皇族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威胁。借着郡主比武招亲之时,必然有人借机拉拢郡主。既然太子和越妃各有人选参加比武招亲,那么很有可能会有人从中暗下手脚,效仿当年太后的手法逼郡主就范。

莅阳与霓凰非亲非故,与梅长苏也素不相识,为什么莅阳会让梅长苏去救郡主呢?

莅阳与霓凰交情不深,但以她对郡主的了解,霓凰和当年的自己性情上颇有些相似,但这也不是莅阳好意提醒最主要的原因。其根本原因在于愤恨,一个埋藏在心底二十多年对于施予者的愤恨。这是人之常情。一般来讲,如果曾经遭遇过小偷的人,便会对窃贼咬牙切齿;曾经被小三夺去爱人,会对第三者恨之入骨;那么莅阳,除了对霓凰将来可能性的遭遇有所同情以外,最根本的是因为她最痛恨那些计谋的施予者才是正解。

至于莅阳为什么不自己去阻止这件事情?一方面是为了隐晦自己的过去,另一方面是避免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这个时候她能想到的最合适的人选是谁?

就是梅长苏。

因为:

1、梅长苏目前既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誉王的人,更加是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2、梅长苏与郡主打过几次交道,深得郡主的青睐和信赖;

3、莅阳对梅长苏有好感。

前面两点比较好理解,可这第三点从何而来?

(原文)顺回廊过侧院,沿墙栽种着一水儿的晚桂,此时花期未尽,尚有余香,莅阳公主略略放缓了脚步,似在感受风中馥郁,清淡的面上浮出了一抹笑容。恰在这时,有一缕琴音逾墙而来,虽因距离较远,听不真切,但音韵清灵,令人陡生涤尘洗俗之感。

"这是何人抚琴?意境非凡啊。"

萧景睿仰首细听了片刻,答道:"这是孩儿的一个朋友,姓苏名哲,受孩儿之邀来金陵小住休养,目前就下榻在雪庐。"

梅长苏抚琴,恰恰琴乐又是莅阳的偏爱。不管是不是梅长苏有意无意而为之,反正这位苏先生在宁国候府有事没事没事就经常抚琴。在自家宅院中,梅长苏有记录的抚琴也只有一次,就是萧景睿过生日那天和黎刚商量着送礼的事情呢。

所以,从此可以判断,莅阳对这位苏先生已心生好感。

《琅琊榜》谜题分析之“莅阳长公主“

莅阳、景睿、卓夫人

景睿的身份是莅阳和宇文霖的儿子,这一点从宇文念脸上就能看出。(笔者突然发现那个时候居然也是看脸的时代……

谢玉知道莅阳生的必定不是自己的亲骨肉,派人暗杀,然而莅阳会不知道谢玉会起杀心吗?那么莅阳为了保自己的孩子,会怎样?

(原文)这时谢夫人怀胎八月半,卓夫人怀胎九月,碰巧被送到了睿山上的同一座庙宇中作了邻居。两位夫人原本只是在社交场合见过的点头之交,这次同遇患难,丈夫又都不在身边,交往多了后,彼此都觉得性情相投,常在一处针线谈笑,交流怀胎的感受,很快就情同姐妹。

这天,两人正聚在一起聊天弈棋,突然同时阵痛起来。因为产期提前,仆从们措手不及,匆匆准备产房,好一番忙乱,从下午直折腾到深夜,外面电闪雷鸣,风雨大作,等大家惶惶然把心都揪成麻花了的时候,终于有婴儿的啼哭声响起,两个男孩几乎是同时落草。

看到没看到没?"点头之交"轻描淡写的一个点头,长公主就物色到一个目标。以一个长公主的手段,找来一个孕妇与自己差不多时候分娩的也不是难事吧?那么卓夫人就很不幸地被公主找到了。要做到同一天分娩也不是难事,一个吃安胎药,一个吃催产药,把握好分量就行了。所以就凑巧在同一天生产那么就显得恰恰是凑巧了。

况且分娩有种说法是:七活八死。七月大的孩子生下来容易活,八月大的孩子生下来容易死。

莅阳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冒这么大的险喝催产药的,她的胎儿一定是足月生的,所谓的产期提前,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因为,这个孩子不是谢玉的,早在和谢玉之前,她就怀上这个孩子了。

可怜那卓夫人,不知不觉中就被人下药了……

那么好了,这生孩子就有两个可能:

1、莅阳和卓夫人生的是异性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2、莅阳和卓夫人生的是同性孩子,要么都是男孩,要么就都是女孩。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么就好办,事先买通好稳婆,来个狸猫换太子,这也是宫廷常用的方法。

把自己的孩子换给卓夫人,至少保住了自己孩子的命,孩子在卓夫人手上当亲骨肉养总比在自己身边安全得多。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事先就在孩子身上做好标记,然后在洗浴的时候把孩子换了。

那么嬷嬷为什么就恰巧抱了没有标记的孩子,恰巧这孩子就被暗杀了?

因为嬷嬷知道她抱的一定是卓家的孩子!

那么说莅阳肯定知道活下来的孩子是自己的,谢玉也肯定知道孩子一定是莅阳的。

那么莅阳誓死保护孩子寸步不离也能理解,谢玉想再次暗杀也是情理之中的。

只是,莅阳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事情闹大,莅阳和卓夫人争子之事就闹到了皇帝那边。

卓夫人不能确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莅阳也不能说孩子一定是自己的。

那么皇帝一判,孩子是两家共有的,并赐予了皇族的姓名,这么一来,谢玉就不好下手了,再杀这个孩子,对他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那么好了,景睿的真实身份就如此隐秘下来了,莅阳不会点破,因为一旦点破,自己和皇族的声誉有影响不说,谢玉也是会痛下杀手的,景睿就得不到保护了。大家皆大欢喜,谢玉反而因此拉拢了卓家为其卖命他也是收益不少。

这么一说大家应该明白,莅阳的处境和不得已大家就清楚了。

她与质子的感情在先,谢玉迷奸在后,对于一个女子而言,贞洁就自然就没有了,但是莅阳这里不存在对不起谢玉,是谢玉对不起她。

而公主和南楚质子的恋爱关系自然是不可能得到两正处于个敌对国的认可的,太后那么做,是逼她就范,逼她认命。

作为公主,一个女子,命运本身就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悲剧,纵然那么傲骨凌云、性烈如火的女子也不得不低头。

然而,既然已与谢玉成婚,那么孩子毕竟不是谢玉的这一事实,也无疑是在封建制度下是不允许的,也是古代贞洁观念所不容的,所以会有也是会让莅阳觉得对不住谢玉的地方。

"我更不是指当年。就算景睿的事我对不起你,但在那之前,你对得起我吗?"这是莅阳对谢玉的问话。看到这里,莅阳用的是"就算"二字,大家应该能明白了吧?

莅阳、景睿、遗书

谢玉流放时莅阳受梅长苏指点要谢玉写下锦囊秘书,谢玉嘱托千万不能交给梅长苏。后来谢玉死了,那么这份至关重要的遗书,谢玉的保命符,就失效了,带在身上反而是麻烦。

那么要想获得这份遗书的人只有两种可能:

1、这个遗书对他不利;

2、这个遗书对他有利;

对谁不利呢?夏江!

对谁有利呢?梅长苏!

偷这份遗书的人,要么是夏江,要么是梅长苏!

但是这个偷的人,一定不是夏江的人!

为什么?

因为这个贼是府中的侍女,在府中潜伏多日了,其实是有的是机会下手,为什么偏偏选这个时候下手?为什么是偷而不是直接杀人以后消灭所有证据?

如果是夏江的人,以夏江的老辣,肯定是杀人灭口不留罪证;但是夏江估计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能驱使得了谁为他卖命?

如果是梅长苏的人来偷,那为何选这个时候偷呢?而这时候偏偏景睿就回来了呢?

是因为故意。

不是故意为了得到而偷,而是故意逼长公主把谢玉的罪证自己交出来。

因为这份遗书的存在,被人知道了,那么这一次被人偷,难保下一次不会被人算计。况且谢玉已死,遗书放在身上就不是保命符,反而引来灾祸不安全。

那交出去应该交给谁才安全?自然是太子景琰。

为什么莅阳会把谢玉的遗书交给太子景琰呢?

那是因为: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份遗书的存在,放在身上已经不安全了。而交给太子,是最为安全的人选。

为什么迟迟不动手,恰巧在景睿回来的时候动手呢?

那就是因为,如果没有景睿的出现,出于私心也好,出于惧怕也罢,长公主是不可能自己把遗书交出来的。

所以,偏偏要这个时候动手,偏偏要让景睿看见,这是梅长苏早就计划好了的事情。

《琅琊榜》谜题分析之“莅阳长公主“

莅阳
首告
赤焰案

莅阳之所以会在皇帝生辰宴会上作为首告,原因无关乎正义,是为了护子。分析如下:

1、无论莅阳是否为首告,景琰和梅长苏一定会给赤焰军翻案的,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能证明当年赤焰军冤案;

2、即便莅阳不出面作证,以景琰在朝堂的声威,赤焰军一案也必然昭雪,那么谢玉自然就脱不了乱臣贼子的干系,形式反而对莅阳及后代不利;

那么出面作证并作为首告,对莅阳一家来说是有利的因素占多一些。

但是莅阳一开始不愿意做首告是因为慑于梁帝的威严,怕触怒圣颜引来杀身之祸,并且作为乱党的亲属,可能诛连子嗣,那为什么莅阳又最后想通了要做首告呢?

1、作为首告,告的是自家夫君,是乱臣贼子,是属于大义灭亲行为;

2、梁帝根本就杀不了她一家;

为什么梁帝杀不了她一家呢?

1、假设首告失败,不能为赤焰军翻案;

那么莅阳属于诬告。诬告谁?诬告自家夫君,可是他夫君是戴罪之身,而且已经死了;那么诬告就无效,最多判个扰乱朝堂触怒圣颜的不敬之罪,罪不至死,也不可能死;因为那是皇帝的妹妹,那是皇帝的生日,皇帝不可能因为一个已死的罪臣去杀自己的妹妹吧?

2、首告成功,赤焰军翻案;那么莅阳大义灭亲作为首告之举就是首功。翻案成功皇帝就会认错;既然皇帝都认错了,已经错杀了一个皇子,他还会迁怒皇妹,再杀皇妹一家吗?别说太子景琰和梅长苏不同意,恐怕满堂朝臣及全天下,都不会支持老皇帝这么做吧?

所以作为首告,莅阳长公主恐怕自己也知道必须是由自己作为首告,才会保全自己一家吧,这也是因为:

1、没有人能比长公主作为首告丈夫谢玉更有说服力的人选,没有谁吃饱了会去告自家的亲人的;

2、自己作为首告才会没有包庇之嫌,才会保全一家人;

所以,莅阳之所以会思考之后回头去选择首告,而且走得那么急,是她想明白之中的后果利弊才敢于这么做的,无关乎正义,是为了保全全家的性命。

京ICP备11047313号-19 彩虹岛电子书